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杂谈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杂谈故事 > 文章

人流手术真的那么容易?

时间:2018-06-14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看了一篇文章《华人女大学生在德国堕胎的故事》,作者和老公意外怀孕了,两人都在深造没准备好养育孩子,所以打算做个流产手术。哦,对,就是那种在我国“今天手术,明天上班。”比吃快餐还方便随处都可以做的流产手术,但在德国,作者和先生却遭遇了一系列的“麻烦”。

德国的诊所均不提供流产手术服务,药物流产也是违法的,所有听到作者想要堕胎的消息的人对作者都是一反常态地严肃,并且劝告作者不要这样做,指定的可以做流产手术的医院必须先要去柏林市中心下的一个“心理咨询委员会”接受专家心理咨询,经过有政府专业执照的心理咨询师详细询问及疏导,一周之后才可以拿到书面同意书,而“死脑经”的德国法律又规定,满10周的胎儿绝对禁止做人工流产手术,也就是说,即使胎儿的父母同意、心理咨询委员会同意,医院检查胎儿已满10周,也不会进行手术。

在得到委员会书面同意书之后,作者和丈夫赶紧去了指定的医院,这时身边一个个年轻人凑过来,递给他们一份资料,上面用触目惊心的黑体字写着“请不要轻易扼杀无辜的生命!”吓了一跳的他们这才醒悟过来,这几位古怪的“闲人”原来都是激进的反堕胎组织的成员。

有了文件证明,所有的事情都进行得非常顺畅。手术的时间定在下周一上午9时整,在这之前他们还要来诊所和专业麻醉师见一次面,做一次全身例行检查。刚走出大门,反堕胎组织的一个中年女人就跟了上来,她的口气急迫而不失礼貌:“您真的决定不要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您是否欢迎他的到来,不要轻易扼杀一个生命,即便您是他的母亲,也没有权利这样做!要知道,生命的意义在于尊重和敬畏... ...”作者仓促的解释了一句:“我们都是学生,没条件要... ...”赶快钻进车子,匆忙扔下一声“再见”。本来大功即将告成,心情应该轻松愉快,但一路上他们都闷闷不乐,感觉那个女人的眼光一直跟在我背后。

第二天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要去诊所见麻醉师。周日下午诊所打电话来,通知全身体检没有问题,手术明天可以按期进行。手术这天下起了鹅毛大雪,作者的先生用手臂围着作者一起第三次走上那条通往诊所的小路。那几个反堕胎组织的志愿者仍然在风雪里站着,坚持向每一个进出诊所的女人劝说宣传。不知道过了多久,作者清清楚楚地说了声:“不!”拉着老公很快的跟医生和麻醉师说了声对不起,但他们脸上流露出的居然都是欣慰的表情。

看到作者拉着老公的手轻松地走出诊所大门,那个反堕胎组织的女人惊喜万分的走上来,很自然地把作者亲热地拥抱一下,伸手从外套的兜里掏出一颗用精美的黄绸缎制成的小星星,塞进了作者的手里说:“亲爱的,这是给您孩子的礼物,知道吗,您是我们劝说成功的1247位母亲!”作者写道:我握着她冰冷的手指,望着她睫毛上凝结的雪花,眼睛突然就湿了。就这样,作者通过一群熟悉又陌生的德国人留下了自己的孩子。

就是这样短短的一篇文章,看得我眼睛也湿了,我热血沸腾地也想去做一名反堕胎组织志愿者,可转念一想,我应该去哪家医院蹲守,又有几家医院不比前来堕胎的妇女更讨厌我?

而且和作者不同,我看到的去做流产手术的大部分是少女,她们带着一脸的无畏与稚气,和身边陪伴她们的或老或少的男人交钱、检查、手术... ...再怀孕,再手术。

一百二十多年前,在美国避孕与人工流产都是犯法行为的年代,很多女人结婚之后的命运就是一直不停的怀孕,生孩子。一个叫玛格丽特·桑格的女性,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开办诊所,散发杂志,在报纸上写性教育专栏,做公开的演讲,认为女性有权认识自己的身体,懂得性知识和避孕知识,从而成为了最“有伤风化”的女人,她一生都在跟美国政府的查禁,监禁做斗争,曾几次被捕,关进监狱,也曾被迫流亡国外,直到1936年,她在美国的处境才真正的好转起来,而这时候的桑格也已经57岁了。从她之后,女性生育权才开始被人们渐渐的接受,女人才有了选择自己是否做母亲以及想做几个孩子的母亲的权力。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今天才有各种科学的避孕产品,避孕措施供我们选择,让女人能够无忧无虑的享受性爱,不再被成为生育机器所困扰。可以说,桑格改变了我们每个女人的一生。

我们今天的生活,正是当年不知多少女人一点点用血和青春争取来的。如果没有这些女人,我们女人今天可能还没有遗产继承权,我们还要裹着小脚,还不能接受高等教育,一辈子都不停的怀孕,流产,生孩子... ...

可是,争取回来的是什么?女孩子因为有了轻松的人流手术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自己的身体,而一次次无措施的性生活之后得到的又是什么?你换来了男人对你格外的宠爱?试问,一个连安全套都不愿为你戴的男人会真的爱你吗?

更为奇怪的是,我们国家从来不允许播放安全套广告,到是电视台、电台、报纸无痛人流满天飞,让很多女人以为流产对于真的没有伤害,好像流产手术比男人戴上安全套还方便正常。

曾经有一位妇科医生关切地告诉我,女孩堕胎一次,身体受到的损伤相当于迅速衰老五年,是药补、食补都很难弥补的伤害。我也把这些转告给了我能告诉的人,也一次次对自己说。

在写下这些的时候,我除了愤怒和悲哀之外,只剩下感觉自己渺小得微不足道,我没有能力去弥补法律,更没有能力去取消人流手术的广告,甚至都不能让更多人听见我的呼声,只有希望可以看到的女孩,保护好自己,爱惜自己,只有我们爱自己,别人才可能爱你!(文/美文帝网读者·混血小辣椒)

注:本文系美文帝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上一篇:国人为什么没有笑脸

下一篇:美丽的侧影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北京赛车实力群  |  北京赛车计划群  |  北京赛车pk10  |  
Copyright ©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