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随笔 > 文章

怀念爷爷

时间:2018-06-14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小孙子每每从幼儿园回来,他就喊着“爷爷、爷爷!”我高兴地一把将孙子搂在自己怀里,用不算硬的胡子扎他的小脸,享受片刻的天伦之乐。孙子便会从我的怀里挣脱,远远的跑开了。瞧着孙子的背影,我便会想起我的爷爷。

爷爷去世几十年了,给我印象最深:爷爷去世那晚,父亲在我隔壁的堂屋嚎啕大哭,并大声对我说:“儿子,快起来,你爷爷走了!”我翻身起床,赶忙穿好衣服,去父亲家里,帮父亲料理爷爷的丧事,等候父亲的吩咐。

那晚是下半夜,外面黑咕隆咚,不见五指。父亲叫我去四叔家报丧,四叔不住在村子里,离父亲家有好多路。于是我只能听父亲安排,硬着头皮去。父亲给我找来了手电筒,让我一人去,路上我很害怕。我想起爷爷曾经说过的话:夜里走路,人的两肩分别有一盏灯,照着行人,别害怕,眼睛朝前方看,千万不要回头,左右两侧也别张望,否则,会把肩上的两盏灯给吹灭的。我记住爷爷的话,没敢回头,一个劲地埋头赶路,一点也不敢四下张望。大约半个小时,我来到四叔家,四叔正处在熟睡的时候,我使劲敲门,四叔听不见,我沿着屋檐,靠近他睡觉房间的小窗口,用电筒照着光亮,对着屋里大声的喊叫,把爷爷去世的消息告诉了他。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走夜路,我知道爷爷的话是没有科学根据的,爷爷的那些话是给我的鼓励和关爱。那一夜我之所以那么胆大,是爷爷在暗地里保佑我的平安。

爷爷死了,他的灵柩要停在我屋里。那时我已结婚成家,与父亲分开生活。爷爷去世,父亲家没法停放灵柩,因为父亲大门口有条极窄的巷子,没法发丧。父亲与我协商要将我的隔墙拆掉,把爷爷的灵柩停放在我的屋内。按常理爷爷去世,他的灵柩是停在儿子家,不可以停在孙子家的。尽管我家的地方很小,但我理解父亲叔辈的心情,答应了父亲叔辈们的要求,以祈祷爷爷的亡灵。我和父亲叔辈们一起为爷爷守灵三天三夜,直到把爷爷送上山安葬。

听父亲说:爷爷的父亲是在五十九岁的时候才生的他,因此,村里人称爷爷为“小五九”。爷爷娶得的奶奶是大户人家的闺秀,个子不高,皮肤洁白细腻,是一个典型的也很传统的封建式小脚女人。爷爷很疼爱奶奶,从不让奶奶干家务活,家里的事几乎是爷爷包揽了。凡有好吃的东西,爷爷都舍不得吃,留着给奶奶。我就亲眼见逢年过节时,我的三个姑姑送的桂圆、蜜枣、玉带糕……爷爷把那些食品统统归奶奶保管食用。如今这类的食品多了去了,人们已经吃厌了。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吃上那些食品,算是一种奢侈。爷爷对我们孙辈疼爱尤嘉,只要我们去了,他就会趁奶奶不注意,“偷”些食品供我们美美享受一顿。奶奶不像爷爷那样有爱心,对那些食品常常独自享受。我们喜欢爷爷也就在情理之中。

爷爷对人和蔼可亲,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勤劳、俭朴,很会过日子,有文化。他没有读过正规的的学堂,只是进过私塾堂,读过一些书,认字不多,但懂的东西比较多。他能看懂《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之类的古典小说,并常常把自己读过的《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的精彩片段讲给我听。我很佩服他的记忆力,受他的影响比较深。我懂事起就喜欢看小人书,读书上学后就经常跑去问爷爷要钱,买小人书看,爷爷都会拿出一两毛钱给我,每次满足我的要求。每每夏天的晚上,我早早吃完了晚饭,跑到爷爷家,睡在爷爷的春凳上,望着天上的星星,听爷爷讲故事,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有时爷爷讲的那些妖魔鬼怪的故事,吓得自己晚上睡不着觉,留下来和爷爷睡一块,心里感到踏实。爷爷也喜欢听戏,我记事时经常听他总是叽叽呀呀的哼唱一些老掉牙的听不懂的京剧。爷爷是个十足的戏迷,只要哪个地方有庙会,不顾路途远近,爷爷都要赶去听戏。如果爷爷还在世,他十有八九就是个戏剧的粉丝。

爷爷共有八个子女。五个儿子。我父亲排行老大。在我小的时候,我就知道爷爷的家境应该算不错的,有木楼两大间,平房五、六间,有水田、旱地十几亩,在当时村子里可以说得上是大户人家了。据父亲说:爷爷土改那会儿,本该划分富农成分的,只因爷爷家的田地自己种,从不雇外人打工,没有“剥削”的嫌疑,再加上爷爷人缘关系好,于是给他划了个贫农。爷爷侥幸的很,土改没受牵连,逃过了那一劫。爷爷为人很正直。记得我在很小的时候,他当生产队的仓库保管员,经常带我去仓库玩,晚上有时常叫我陪他看仓库。他对仓库粮食保管极其负责认真。有年的冬天,仓库里用竹篾串子堆满了花生,我见了馋得要命,偷了几颗花生被他发现了,爷爷就狠狠地教训了我一番。他说:这是集体的东西,不能随便动的。你瞧那花生上面有黑灰做的记号。说着爷爷用手指给我看。尽管爷爷说我,但从来没有打过我。因此,爷爷的名声很好,队里的干部和群众都很信任他。每年他都成为仓库保管员,生产队里人都不叫爷爷的名字,都是称呼他“老保管员”。爷爷为此也很自豪。

一场声势浩大的“文革”开始了,我爷爷差点被揪斗游街。据父亲说:爷爷在解放前,曾经在奶奶家的一个亲戚家当差。那是奶奶家的侄儿,在南京国民党的某军营当营长。爷爷年轻时学得一手好烹饪,被他看中叫去为其当伙夫,一干就是半年。南京解放前夕,国民党部队随蒋介石逃到台湾,那营长也去了。爷爷回到老家,过自己的日子。这段历史在“文革”是一段不光彩的历史,爷爷也未向组织交代清楚。于是灾难降临到爷爷的头上,我也从中受到牵连。那时我初中毕业,进入高中学校,要经历严格的政治审核。我理所当然的被排斥在外,理由很简单,爷爷是“国民党”的人,有严重的政治历史问题。我曾经为读不到高中,心里埋怨爷爷。爷爷也是无奈,有口难言。好在爷爷那时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全村的人都知道爷爷这段历史,也很理解爷爷的苦衷。解放后,爷爷的表现非常好,村里的领导干部都很信任他,群众基础又好,否则,不会让爷爷有好果子吃的,也不可能让爷爷干了那么多年的仓库保管员。我在心里从来没有怨恨自己的爷爷,把对爷爷爱深深的埋藏在心里。爷爷为我上高中多次找人说合,我的母亲从中极力争取,以超越的思想获得了成功,才使我有了今天的结局。

爷爷既勤劳又聪明。他几乎一生都在劳作,从没闲下来。我记事起,他除了帮生产队干活,做仓库保管员外,还帮生产队放牛,起早摸黑从不间断。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酷热严寒,都把自己与牛捆在一起,在他六十多岁的时候,他还替生产队放牛。他放牛从不允许别人骑他的牛。他对牛仿佛有很深的感情,他对牛的感情不亚于对奶奶的感情。他常说:牛是农家宝,种田不可少,牛整天干活,也很累,只是不会说话而已。朴素的语言深藏着对牛的爱护!我经常在星期天的时候,随爷爷一道去放牛,爷爷见我小,心疼我,常常把我抱到牛背上,让我骑着牛。我说:“爷爷,您不是说牛是农家宝吗?不要随便骑它吗?”爷爷笑笑对我说:“你小孩子,可以骑,牛喜欢小孩,不喜欢大人呐!”我知道爷爷的用心。爷爷时常讲牛的有关故事,教育我如何如何爱护耕牛。爷爷一生从来都不吃牛肉,他觉得自己姓刘(谐音“牛”),否则,对不住牛!爷爷朴素的话语经常萦绕在我的耳边,我被爷爷的精神所感动着,他几乎影响了我的一生,我至今几乎不食牛肉。爷爷的聪明是我父辈们所公认的。爷爷用他的智慧,勤劳的双手制作木制的家具,有的可以收起而又放开的饭桌和小木凳。爷爷常把自己制作的小木凳带着去放牛,趁牛儿吃草的空间,坐在木凳上,拿出自己喜欢的书聚精会神看起来,有时我会调皮的缠着爷爷讲故事。爷爷制作的木梯用了大半生,我去爷爷家玩耍,经常爬着他制的木梯上他家木楼,和小弟妹玩捉迷藏。爷爷制作的木器家具,尽管不是精雕细刻,但很结实方便实用。尽管他不没学过木匠的手艺,但他拥有木匠的头脑和工具,有斧头,有锔子,有锉子,有大小不同的锯子之类的东西。只要家里缺少需要的家具,他几乎都能制作,满足自己生活的需求。

爷爷的晚年并不幸福。虽然他的子女比较多,但能使他幸福满意的不多。就这一点我亲眼目睹了一些事情:爷爷年岁大干不了活了,没了经济收入,主要依靠子女们赡养,可是每到年终拿钱的时候,他的子女们免不了就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争吵。据父亲说:原因是爷爷所造成的。爷爷生前在处理家产时出现了不公的问题,对子女有些偏袒。我父亲为大,成家立业后,分得三间平房,而且是破烂不堪,年年要花钱维修;三叔有工作,家境比较好,分得两间木楼。二叔、五叔均未成家,故不承担赡养的问题;四叔招到外面,倒插门,也就更谈不上承担赡养了。我父亲、母亲为人处世比较低调,一般不与人争胜好强,老老实实干活做事,爷爷的口粮钱属于父亲的那部分,到年终分红都在生产队里直接扣除了,而三叔应给的那部分却迟迟不给爷爷。所以每年都会发生矛盾纠纷,吵闹不休。我清楚记得我高中毕业,在生产队当会计,那年年底分红,就发生了一起家庭矛盾,父辈为爷爷的口粮钱吵闹不休,给我这个当会计的人十分为难,不扣不行,扣了也不行,于是落了个“偏心”的名声,“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这“偏心”的名声,渐渐被曾经的父辈们所认识,所理解。

去年,我在给父亲整理旧的衣柜,发现了爷爷的一张画像,我把画像精心的收藏了起来带回家。爷爷虽然去世三十多年,但是他的音容笑貌依然留在我的心里;他的点点滴滴的故事常常给我带来片刻的温馨回忆;他的生前言谈举止和精神品质给我鼓励和慰藉。愿天国里的爷爷不忘给儿孙带来保佑和福祉!愿爷爷在九泉之下幸福安康!(文/七月邂逅)

上一篇:荷花香开品人生

下一篇:27岁的我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北京赛车实力群  |  北京赛车计划群  |  北京赛车pk10  |  
Copyright ©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