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随笔 > 文章

离不开的,你还会回来

时间:2018-07-23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站在市的边缘,列车声轰隆隆的响起,你还是不愿离开。你说你不愿看着属于她的这座市在你的眼眸中消失不见。

当城市的眼睛被黑暗笼罩,当月光下的宁静被喧嚣占据,人们是否还愿意去寻找,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寂静。

有人说:当红色的月亮显得更加娇艳,可人们看到的月光只是银白。银白色的月光不该是正常吗?哦!不对,应该是红色的月光显得不正常吧,可是为什么依旧有人愿意徘徊在红色的月光下不愿离开,不愿离开,是因为心有牵挂吗?

老陈离开了,有人说他不会再回来;有人说被伤过心的男人可能依旧不懂得放下,所以他会回来

我说:他一定会回来,就在今年,那一刻,哪一个夜晚,哪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秋天。

很少有人知道老陈为什么离开,就连陈姐都不知道。老陈离开的时候告诉我说:其实我之所以选择离开,并不是这座城市缺少什么,而是我缺少面对这座城市的勇气罢了。

从小到大父母的期望便是我一定要离开这村庄,这城市,走向更远,更辽阔,更辉煌的别的城市。可是你们可曾知道,其实那座城市有我所羁绊的一切,包括你们。

(一)

站在城市的边缘,晦暗不明的月光下,我的影子拉的特别特别的长,长到自己突然感觉自己长高的一样。

雨蒙蒙的下着,似乎夹杂着雪花,却又似乎没有。哦!对了,十月的天气不该飘起雪花,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飘了起来。

站在车站的门口,始终徘徊,始终不愿走进。雪越下越大,雨越下越大,而我似乎在等待什么,是你吗?

车站门口离别的身影更加清晰,可是你依旧没有出现,没有出现在谁的面前,是我吗?

汽车发起的声音已经响起,城市徘徊的人们依旧选择忙碌,而我似乎在选择放纵,放纵心中的不舍,放纵心中的情欲,以及对你那仅存的一丝牵挂。

你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这座车站的门口,没有很早,没有很晚,恰恰在哪车响声响起的刹那,你出现了。

你说:可以谈谈吗?

我理了理衣服的立领,沉默不语。沉默不代表我一定要离开,而是在等一个挽留和不舍。

两个人坐在空旷的饭店里,彼此沉默,彼此不语。谁也不知该如何开口,谁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你又用右手摸了摸左手的衣袖,这是你紧张时常用的动作,也许你自己都没有留意过吧,可是我看的出来,我看的见,看得见你的动作和决心。

还是你先开口的,每次都是这样,让我很不习惯。

你说:为什么要离开。

我垂下的头抬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人,这个倾覆一生的女人,沉默,沉默不语。

你说:可以留下来吗?

我缓缓开口到:给我一个留下的理由。

你沉默了,我知道你会沉默。你没有理由让我留下,你不可能说让我为你留下,这些我都知道。

你垂下了头,自言自语的说到: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难道你忘了那次那个场雪里那个约定了吗?难道你就不能大气一点吗?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我先开口。你总是这样小孩子气!!!

虽然你的声音很低,可是如此的距离,就连心跳声都彼此可见,我又怎么可能听不到你的低语,我又怎么可能忘记那个雪季。

那是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冬天的季节,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天爷要下一场这么大的雪。我独自站在雪的中央,一片雪白色的田野下,你踏着轻盈的步伐缓缓而来。你说:你又迟到了,这样已经是第三次了,很对不起。

我拍了拍头上的雪花说:没事,习惯了一些东西很难再不习惯。

你说:怎么,这次带什么好东西出来给我的。

我打开书包里那盒已经放了两天的蛋糕,送到你的面前,催促着你赶快吃下,不然估计快变质了吧。

漫天的雪花又飘了起来,你拿起那块四分之一的蛋糕缓缓的吃了起来。嘴唇上下触动的时候,因为寒冷脸颊显得特别红润的你,此刻真的特别美。

你说: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别人给你的东西就不要送给我了,好吗?你自己干嘛舍不得吃。

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那些蛋糕是我问别人讨要回来了。因为我们那个年纪,蛋糕真的显得特别弥足珍贵。

我说:没事,只要你吃的开心就好。

忽然,你说:我们两家离这么远,会不会有一天我们连见一面都显得那么弥足珍贵;会不会有一天,你离开了,我再也找不到你。

我说:怎么可能,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这座城市,这座属于我们的城市,更加不会离你而去。

你说:那你就放心了。

这段回忆我又怎么可能忘记呢?即使你忘了,我也不会忘记,因为这是当初弥足珍贵的誓言为彼此留下的美好啊!怎敢忘却。

我抬起了头,看着你,缓缓开口说到: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走了。

你低着头,低的很低,下意识的回到:哦。

我理了理衣服的立领,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缓行的步伐那一刻好似特别凝重,好似特别缓慢。

雨依旧在下,雪依旧没有停歇。可是心中的牵挂已经划上一个句号,不是吗?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特别讽刺吧。

谁也不会想到三年的时间换来的还是离开,当初离开时的不舍,三年后回来后依旧选择离开,见了最后一面,是否心中不会再有悔恨呢?

可是呢?谁又可能知道其实那一刻并不愿离开,只是心中那份思念,那份情谊只有自己知道,离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吧?

其实你不知道的是:那次离开是因为知道自己还会回来,因为舍不得那份情谊,因为不得不离开,因为谁也不想要这份结局。可是终究太多事情事与愿违,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却又舍不得,舍不得是人,还是这座城市。

城市也好,人也罢。离开的人终究还会回来,就像这座城市一样,屹立在这块土地上,无论时光怎么逆转,它依旧不会改变,依旧还在哪里,属于我们的城市,不会离开。

我想人也是一样,终究还会再回来,经典文章,回来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过往吧。

(二)

消失的人,是谁,是徘徊的少年,是动荡的灵魂,还是寂寞下一缕残魂。

红色的月光下,那些徘徊的人群,还是不离开。离开,为何要离开,那些留恋的故事不是还没有放下吗?

红色的月光。有人说:为什么我从没有见过,天狗日吗?

我说:不是,红色的月光下,存在的仅仅只有灵魂。那些晦暗不明的是灵魂,不愿离开的灵魂,因凡世间那些心愿还不能了结,不愿投胎。

夜晚总是出奇的宁静,城市空荡的街头还有那些孤魂野鬼的飘荡!!!他们漫无目的的走一段,停一段。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可是总会有人知道他们是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而不断徘徊。

世间的情,本就在佛法弘扬之下渐渐稀薄;是神创造了人类,是佛,改变了众生!!!可是万法皆有情,情自在心中。

九殿阎罗之黑面阎罗殿中,一书生端坐于判断之前,等候宣判自己下一世的命运。

书生名叫:蔡艺宗,乃新中国之后的另一独创文学作家。一生致力于文学创作,可终究碌碌无为,一生苍茫。后因焦虑过度而产生假综合心理抑郁症而去世,享年23岁。

阎罗殿中判官拿出那一笔文书,读出了这段文字!似乎在等待他在否定什么一样。

蔡艺宗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清了清嗓子说到:我还不想死,更不愿投胎。

判官写字的手突然停下,似乎很奇怪为什么一个残缺的灵魂竟然敢在这里大呼小叫一样,还不愿喝孟婆汤投胎。

判官没有理他,因为这样的嚎叫判官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判官继续写写画画,最终说到:111号鬼魂蔡艺宗听判,因前世未为业,未为乐,未为助,未为仁,未为祸,特判令如下,遂鬼年2033年虚日勻时投胎为猫。特判如下:无。

所谓阎罗殿宣判是以一个人一生所行五德之行为判,所谓特判指的是你上面有没有熟人的特赦。其实鬼殿阎罗也并非不讲情面,只要你上边有人。

蔡艺宗仔细思索着什么,却又有些想不起来。他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好像曾经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一样,到底是什么,自己忘记了呢?

二审判官拿起宣判书看了很久缓缓说到:只是一缕残魂,为何要判下世为猫,猫狗现在都是很热门的,不行,必须改判。

判官看着二审判官和三审判官停顿了很久,脸皮都有些触动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次他们要让自己重新宣判,很久他们已经没有这样了,难道这个人有背景吗?

判官没有说话,他猜不透他们在想什么!他更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

二审判官重新审视了一眼蔡艺宗,说到:你的三魂送给了谁?

蔡艺宗抬起头说:什么三魂,我不就是魂魄吗?

判官解释到:人有三魂七魄为一灵魂,灵魂为整,下世为人,为畜,一生安平。有的人因长时间停留人间,而导致三魂七魄部分缺失,可是你刚死就被无常带回阎罗殿,为何还是残魂!!!

蔡艺宗仔细思索着那些过往: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是残魂,到底自己的记忆缺失了什么。

而对面的三位判官心中却有着同样的心思:如此一个凡人,不可能缺失三魂,必定有大人物在背后撑腰。二审判官更是脸色铁青,暗暗责怪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心急!!!

三位判官左右看着,彼此心中都有了答案!

判官说:你还有什么心愿吗?

蔡艺宗:心愿,我的心愿,我的心愿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啊!!!哦!对了,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判官左右看着,又在纸上写写画画的说到:蔡艺宗宣判,因阳寿未尽,特准还阳,以得阎恩。

地球

公元2013年,秋天,冷别的风好冷好冷,是因为刚回到人间还没有适应这样的天气吗?一定不是,一定发生了什么,一定是。

打开抽屉里尘封的笔记本,一行一页的字迹那么紊乱!!!有些字仿佛已经认不清了一样。

2013年10月7号,晴,星期一

她结婚了,此刻我的心情已经没有回来的那般暗淡。可是我知道我的心中依旧舍不得那份情,更多的舍不得人。

即使发过誓言,可是忘不掉终究忘不掉,不能忘还是不能忘。

我想我可能做不到了吧。

2013年10月10号,晴,星期四

我又要离开了,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她呢?一定要比我过的好,一定要。

火车上,我遇到了一个人。他听说了我的故事,他告诉我想忘记其实很简单的,他有办法。

我该不该,可不可以呢?我该忘记吗?

2013年10月13,晴,星期天

想了这些天,我想我是该去找他了,他说可以帮我忘记。忘记她。

不说了,他应该已经快到了,我该下去接他了吧。

日记写到这里就断了线索,此时此刻只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可以帮助自己忘记的人!!!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在这一天死去的,又是在这一天见到了那个人。

判官说自己缺少三魂,可是人没有三魂根本不能活着。人没有三魂只有死亡,投胎转世为植物,一生无言。

判断给了自己一个月的生命去寻找缺失的三魂,自己是否可以找到,自己是否可以拯救自己呢?

寻找的过程太过漫长,漫长到心一直在害怕,害怕那失去的一切。

离约定的日子只剩三天了,这一天2013年11月11日,光棍节的到来,让全国很多人幸福美满,合家欢乐。可是蔡艺宗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已经只剩三天的生命可以挥霍。

突然之间发现生命如此短暂。

蔡艺宗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期待着下一次的狭路相逢。果不其然,让他真的遇到了那个让自己忘记的它。

它不是人,三界之中都没有它的生命。它是一种虚拟的存在,不对,是因人而产生的存在。在《山海经》中记载人们称它叫做“獬”。獬是一种吞噬人类秘密的生物,是因人的存在而存在。

蔡艺宗的三魂之所以会丢失只是因为心中的那个秘密已经吞噬的灵魂,存在于灵魂的最深处,灵魂已经被侵染。才会被獬吞噬掉。

而唯一可以解脱的办法就是让那些秘密不再是秘密罢了,让那些存在渐渐消失罢了。说出来,只有说出来,让秘密不再是秘密,让存在不再是存在。

2015年10月14日,蔡艺宗又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去了阎罗殿,告知了判断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判断们个个面色铁青沉默不语,而他则哈哈大笑走出阎罗殿大门,回到人间,面对长尽的寿命去追寻心中的梦。

有人说:这是机缘,也是苦楚。机缘是因为可以重回人间,寻找那份梦;苦楚是梦太遥远。

有人说:这是一段故事,一个教育大家城市的短篇。

可是我想说:这只是一个梦。

当时光的尽头你站在梦桥的彼岸,可否看见彼岸花美丽的笑容,以及我站在远处对你挥手的场景。

当留下的只是我,那么这个梦,让我来实现。

如果心中喜欢你的秘密被吞噬掉还不能忘却,那么那个曾经,那些故事是否我还是选择无法忘怀。

当秘密不再是秘密,当喜欢不再是喜欢,当我不再是我;那么这个时光之后的我们,是否还会在这座城市相遇。

相遇,彼此相笑而过,各自为梦而努力。

可是你是否会明白,离开之后的回来,该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驻足在你的城市,让这里变成我们的城市,相遇在人山人海,再彼此陌路,相互祝福。

上一篇:缘慢刻魂生

下一篇:说吧,寂寞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北京赛车实力群  |  北京赛车计划群  |  北京赛车pk10  |  
Copyright ©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