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人物周刊 > 文章 当前位置: 人物周刊 > 文章

易小星:“叫兽”只是我的外壳

时间:2018-07-23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采访“叫兽”的时候,广大的中国女同胞们还沉溺在另一个“教授”的世界里。面对自己花了7年时间打出的“叫兽”称号在短短7个星期被来自外星的都教授淹没。他坦然接受,毕竟他一直在网络的海洋中打拼,已习惯了这一规则。

易小星本名易振兴,1984年出生,湖南岳阳人。早在2007年他就在网络上出名,作为中国网络视频界最为火爆的原创者之一,其独具笑点的脱口秀视频一度风靡。从微电影《看不见的女朋友》到《叫我爸爸》,再到爆红的网络剧《万万没想到》、《报告老板》。温情、搞笑、浪漫,题材的跨度之大,常常让人怀疑这个光光的大脑袋里到底是怎样的思维构成。在与他采访中,也总会出现到底是在和“叫兽”还是易小星在对话。他说,“叫兽”只是自己的外壳,内心是柔然而文艺的易小星。

一场好赌,从土木工程师开始的导演梦

2012年的冬天,易小星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了《一场好赌》,“我从一个学习土木工程专业的人,到因为制作影像被大家所熟知,再到现在和一大帮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拍短片,我觉得我真的是在跟随自己的灵魂。就好像北京有个声音在召唤我,就好像那里有一把导演椅在等着我坐上去,就好像我的观众,已经攒好了几年后买我电影票的钱……”如今回首这篇日志谈起这段经历,他有很多话要说。

《环球人物》新媒体:当初的团队是如何集结的?

易小星:我还没有成立公司的时候认识了子墨,他在传媒大学上学期间就很出名了。我做编剧,他做执行导演,还给我的作品当过几次主演,搭档了很久。这是一段持续很长时间的友情了。小爱、白客是我在成立公司之初签下的,我觉得他们有做网络明星的潜力,够草根、懂互联网,有闪耀的才华而本身很质朴。至尊玉一直想做编剧,自学了很多,看了我的片子后想和我一起干,来的第一天就通宵加班。那是很辛苦,但我们都熬过来了。也许这么说很老土,但我们真心是为了一个梦想,把一腔热血集结在这。当然也有点小小的虚荣心,但都非常真诚。

《环球人物》新媒体: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做《万万没想到》这类风格短片的想法?

易小星:我们在2012年做了很多广告类、定制类的片子,到2013年这个市场已经相对成熟,包括新媒体这块,客户愿意投资,视频平台愿意自制。我那时很喜欢刷微博,我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我就思考有没有一种影像是可以像刷微博一样拿着手机就能看,只需要花三四分钟碎片时间就能获得很好的享受,不需要浪费太多流量和时间。2013年1月,我去台湾领奖遇见了优酷出品的卢梵溪,说了思路之后我俩一拍即合。为了迎合年轻人观看习惯,我把节奏做的快一点,信息量密度大一点。我参考了很多国内外的这种成功短剧,像法国breif、日本的勇者闯魔城、日和、银魂。先做了一个动画版本demo,又用真人照片做了个分镜头,之后就正式排上了日程。

《环球人物》新媒体:《万万没想到》的制作看似简单粗暴,又让人耳目一新,这是很大胆的一个尝试。你们的主创团队是如何把握这种风格的,没有人提出不同或反对意见吗?

易小星:一方面,团队里大多数都是我之前的老观众,他们熟悉我的风格。以前我的片子很重口,偏向男性观众,但《万万没想到》因为考虑到女性观众,所以做了弱化。相对于其他网络作品,我节操值还是蛮高的,但在公序良俗允许情况下还比较有想象力。我讨厌僵化的思维,所以喜欢在片子里去打破墨守成规的东西。另一方面,我们的团队年轻人居多,很多90后,大家都很喜欢这种叛逆的东西。

《环球人物》新媒体:就目前来看,你觉得自己赌赢了吗?你相信命运吗?

易小星:赢不赢还不好说,但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人的心里都有一根指南针,它最终会指向你想去的地方。既然找到了这个方向,我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我的人生是赢是输,现在还没法判断,因为人生很长。所以,只要每天都努力,每天都是赢家。

双重性格,悲观主义者的喜剧外壳

《环球人物》新媒体:有人说“拍喜剧的人都有颗悲伤的心”你怎么看?

易小星:其实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我做任何事情比较悲观。可能很多做喜剧的都是这样,因为你想去取悦别人,久而久之,在取悦别人的过程中自己被麻木,发现没有什么东西能取悦你,可以让你开心。我外表是叫兽,比较没节操无下限。但是内里我是易小星,会文艺地在夜深人静里独自伤感。看我的作品,《叫我爸爸》是易小星拍的,《万万没想到》是叫兽拍的。

《环球人物》新媒体:短片在播放平台突破4亿点击对你意味着什么?

易小星:我学工科出身,我相信数据,但不迷信。一个真实的数据能客观反映观众和市场的反馈,但如果要去创新,就不能停留在过去数据提供给你的这些信息上。

《环球人物》新媒体:从早期到现在的作品转变,抛开收益回报,单纯就创作过程来说,你最享受的是什么?

易小星:这是人生的两个阶段吧。之前以一个业余爱好者的身份去做那些东西感觉更自由。但是,如果不往上走,不去更专业化地工作,那就可能永远停留在业余爱好者这个阶段。这种感觉很可怕。所以说,为了进入这个行业你需要做出一些牺牲。你要让整个团队尽可能与你的思维同步,要舍弃一些特别个性的东西。《万万没想到》虽然一看就是我的风格,但和之前比还是弱了些,但我觉得这是值得的。它获得更多的受众,也去除了我个性中最凌厉的那部分,使之更大众。

《环球人物》新媒体:看见您在微博上发了一篇“叫兽和叫兽”的文章,除了感叹自己的名号被抢之外,也谈到了韩国文化圈。能和我们聊聊吗?

易小星:《万万没想到》和韩剧一样也是边拍边播,所以我知道难度很大。韩国整个影视工业体系非常发达——专业、高效和敬业,而我们很多时候杂乱无章、随意,并不专业,可以说是整体的落后了。从上次的编剧和演员吵架事件反映出一个侧面,韩国的编剧地位非常高,他们甚至可以指定导演和演员,有传闻说韩国最红的编剧拿到的报酬是一张空头支票。虽然是传说,但可见他们在行业中的地位是怎样。中国的编剧很多是被拖欠稿费,上当受骗。但随着经济发展,市场会调控,优胜劣汰,我想中国要超越韩国影视工业就在不远的将来吧,也许就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实现也不一定。

三十而立,与有才华的年轻人携手同行

《环球人物》新媒体:你是84年的,人说“三十而立”,你觉得你现在算是“立”住了么?

易小星:怎么说呢?从主观上说算是立住了。这里有朋友、有事业、有很多观众支持我。但是能立多久不好说,反正我算是找到自己的目标了吧。任何时候一个人如果找到自己的目标,并愿意去努力,我觉得这个人就算立住了。

《环球人物》新媒体:最近在忙些什么?是否有培养新人的计划?

易小星:最近我们自己在做一些总结和反思,总结旧项目的经验和教训,计划新项目的开发。我们不仅会去培养新人,甚至是新的团队、新的工作室,因为我们需要不同的人来做很多不同类型的东西。我可能会做偶像剧,也会做文艺的东西,我愿意成为他们制作的后盾,去做监制,为他们提供服务。因为我也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我知道那些有才华但没机会的人最需要什么,所以我会以一个同道者的身份去帮助他们或者说一起努力。

《环球人物》新媒体:你日志中写过“就好像我的观众,已经攒好了几年后买我电影票的钱”,也就是说你的终极目标是做电影导演?

易小星:做电影导演可以说是每个导演的梦想,我也想去尝试。我现在不知道将来拍电影会怎样,也许会拍出个大烂片。我其实做什么事情都不是特别有信心,包括来北京,我为什么要写《一场豪赌》那篇日志?就是觉得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来北京也人生地不熟,我看不清未来。未来也许会有好的前景,但中间要经过多少磨练、打拼和努力才行,我只能尽力去做。我写日志也是告诉我的观众,如果我失败了,我会给你们看到一个失败后重新站起来的我,如果成功了,那就来拍我马屁。因为我没有经历过一夜爆红,做了六七年一点点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所以心态比较平稳。一直以来,我的战略目标都是做一家专业的内容供应商,期望为更多年轻人提供好看的内容,也为他们提供展现才华的舞台和机会,从未变过。(来源/环球人物)

上一篇:芬兰,不放弃一个孩子

下一篇:“朝圣”巴菲特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北京赛车实力群  |  北京赛车计划群  |  北京赛车pk10  |  
Copyright ©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