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现金网开户 > 文章 当前位置: 现金网开户 > 文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时间:2018-10-03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懵懂年少的我曾痴迷于爱恨情仇的言情故事片,尤其是经典爱情故事《白蛇传》、《牛郎织女》、《孟姜女》、《梁祝化蝶》等,读后总让我那颗平静如湖的心犹如投进巨石般掀起一波一波涟漪,让易感的心变得像林黛玉一样多愁善感,随着那曲折凄婉、意犹情长的故事情节亦哭亦笑、亦喜亦忧、亦爱亦恨。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不再痴迷于书本上的爱情,也不再感动于瞬间一瞥的当街拥吻、手执鲜花、跪地求婚的热恋男女。我却对身边人们视而不见、默默无闻、牵手走过的白发伴侣更多了一份钦佩和感动,每当我从一对步履蹒跚、行动迟缓、或拉或搀扶或推着轮椅的老夫妇身边经过时,就似乎看到了我的公公婆婆的翻版。

公公是一名井下作业三十多年的矿工,婆婆是家属,像所有的矿工一样,公公常年身居矿山辛苦挣钱养家糊口,婆婆在农村春种夏收忙农耕,还要照顾公婆和拉扯年幼的四个儿女,一个人苦苦撑起家的重担,一年到头也只有农忙时公公才探亲一次帮婆婆解暑天割麦之苦,最多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里,公公就像一架加足油的机器一样不知疲倦不停运转,忙完自己的还要照顾老人地里的和下面五个兄弟的活计,帮婆婆将漆黑的墙面粉刷一新,又将“塌方”的土炕重新撤换,将倾倒的院门墙推倒重新码垒,只有公公在家的日子,婆婆才像别的女人一样只围在自家灶台为丈夫及孩子们的一日三餐忙碌着,可短短的一个月假期一转眼就到了,公公又踏上离家赴矿的路途,背包里装满了婆婆早缝好的棉衣棉裤,千层底的布鞋、棉鞋,还有一摞摞厚实松软的馍馍。

在聚少离多的日子,一文不识的公婆不能像别的夫妻一样用书信的方式传情达意,哪怕只言片语的问候也没有,为了表达对婆婆的牵挂和思念,公公用责任和担当诠释着丈夫对妻子的爱,无论井下作业多苦多累,公公从未脱岗一个班,每月将挣得工资只留极少部分大多都寄给婆婆,至于婆婆怎么支配,公公从不过问。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大多数人家一样,已有四个孩子的婆婆在贫困线上挣扎,却又包揽了无依无靠年幼无助的小舅、小姨的全部,这在当时闭塞贫穷的乡村来说一时满城风雨沸沸扬扬,四邻亲戚都纷纷指责婆婆,说小舅小姨父母去世了,本该由兄嫂领养,这年月平添两张嘴对谁都是负担,兄嫂不领养也得给生活费,面对众人指责,婆婆只能默默忍受。最让婆婆难以承受的是奶奶的训斥,心疼儿子的奶奶说公公井下四块石头夹着一块肉冒险作业挣钱,就是为婆婆娘家养活人,还声明如果婆婆不把小舅、小姨送回到兄嫂那里,就和婆婆断绝婆媳关系,并托人把在矿上班的公公找了回来。

就在婆婆收拾小舅、小姨的衣物黯然神伤准备送出门时,公公回来了,婆婆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将弟弟妹妹在兄嫂家艰难过日子一一细数道来,自家兄长倒没啥,关键嫂子脾气暴躁,经常在弟妹身上撒气,他们只有七八岁就失去父母,他们又千里迢迢投奔我这个亲姐姐,我实在狠不下心将他们再推出门,说到这里婆婆已泣不成声,公公听后却爽朗的的大笑不已,抢走婆婆手里的包裹,并一再叮嘱婆婆,在以后的日子里,要好生待小舅小姨,他们年龄小,如果做错了事,千万别打骂,别伤了他们的自尊心。婆婆喜极而泣,连声说;我是姐姐,我知道怎么管教他们。公公说至于生活问题,我多上个班多省一点也够他们吃喝了。也因为如此,公公的父母兄妹和公公闹了很长一段时间隔阂,几年后才慢慢消除。

就这样,小舅、小姨从小都是在公婆一手拉扯下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公婆没有一声怨言,成家后的小舅、小姨一直把本是姐姐姐夫的公婆当做父母,无论多忙、无论身在哪里,过年总会相聚在公婆家,只要得知公婆有个头疼脑热,比我们当儿女的还跑得快。记得有一年,婆婆做了乳腺癌手术,手术后的婆婆一直昏迷不醒,护理婆婆的公公这才向家中亲戚打招呼,当时在内蒙做生意的小舅放弃了一笔不菲收入的生意匆匆赶到医院,小姨的女儿正准备迎战高考也不顾了,当小舅小姨赶到医院看到浑身插满仪器的婆婆躺在重病房毫无知觉时,立时脚下一软瘫坐在走廊里撕心裂肺的痛哭,让旁边劝解的人也泪流满面。当医生说病人需要再交手术费时,小舅毫不犹豫拿出一万多元交给公公,要公公申请最好的药给婆婆医治,并一再叮嘱公公,千万别心疼钱,钱是人挣的,今天花完明天就能挣来,可我只有一个姐,姐走了就再也找不来了。说着舅舅哽咽着说不下去。那时的一万多元钱对当时只挣二三百元工资的我们来说就像天文数字,也是在舅舅的帮助和小姨的精心料理下,婆婆很快得益康复。

从我进婆家门那时起,很少见到公婆红过脸,更多的是老俩相互谦让、包容和忍让。公公的性子急,走路大步流星,说话嗓高音亮;婆婆走路步子小又慢,说话细声细气,慢慢吞吞,每次一块儿出门,公公不加思索穿上外套就出门,都被婆婆挡了回来,一定让公公洗脸剃须,换上干净的衣服,将皮鞋擦干净才能出门,看得出公公很不耐烦,但还是忍着性子照办,公公收拾停当,婆婆还在翻箱倒柜挑选自己满意的衣物,直到站在镜前上看下看自个满意才出门,公公总是满脸的不高心,一个劲埋怨婆婆太磨蹭,走在路上,公公一会儿就超过了齐肩走的婆婆,只好站在那里等婆婆,嘴里永远是那句我们熟悉的一句话;“老丁,你能不能像年轻那时利索一点。”婆婆总会乐呵呵的笑着。

可能缘于常年井下工作干的都是力气活,公公的胃口好饭量大,七十多岁的人了干活从不怯力。记得十年前,公婆到煤看我们,那时矿上还没有通天然气,每到夏天家家都使用煤气灶,正在为公婆做饭的我发现没气了,而此刻老公还在井下上班,我一时手足无措,只好邀请公婆到外面吃饭,公公二话不说,到厨房卸下气管,问清我换罐的具体位置,扛起煤气罐直奔离家较远的换气站,我一再阻拦,你有心脏病,换罐要翻几座山,等你儿子下班让他换。可公公不听我的,我示意婆婆阻拦,可婆婆也面露难色,从公公出门的那刻,婆婆就趴在阳台的玻璃张望,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嘴里念叨着,你爹咋还不回来?那时的我也没过多在意,附和着说;可能换气的人多在排队。大概近半个小时,婆婆像个孩子喊着说;“你爹回来了,媳妇,看你爹扛着罐走路仍像愣头小伙子,可来时他刚从医院病床上翻起。”这时我才知道公公心脏病刚医好才出院,也感知婆婆的忐忑不安是事出有因。我知道,公婆怕井下上班的儿子回到家还没喘口气又去抗罐换气,无论身体多么不适,他也要替本该属于儿子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如果老公在,这样的“机会”也绝不会让给公公,而年迈的他能为儿子做一点事感觉悠然自得,一路轻飘飘将那沉甸甸的气瓶扛上了三楼,将气管装好,直看到火苗舔着锅底,才放心的离开厨房,不知为什么,我的嗓子像有一团棉花堵着,眼里一团雾气。

还记得那一年,厂里刚刚开通通往市区的通勤车,工友们纷纷在市区定置楼房,我家也不例外,在新房装修期间,我和老公本打算在市区租住一段时间等新房装修好就搬进去,公婆却打电话说房子已经为我们收拾好了,就住在她家。我有点迟疑,公婆住的楼房也就六十多平米,只有两个小卧室,万一来个亲戚只能打地铺了;还听人说婆媳是冤家,万一时间长了,我和婆婆发生矛盾怎么办?就在我犹豫不决时,婆婆亲自上门做工作,说租房费用很高,住到她那里省下房租用到装修上,你们在外辛苦挣钱也不容易,我们当老人的帮不了你们什么,这点还能做到,听到婆婆说完这番话,我立即行动,一些物品寄存在别人家,提着大包小包搬迁到婆婆家,我暗暗给自己立下铁规,和婆婆居住一室,多干活少说话,只要休息在家一定多帮婆婆干家务,决不能惹婆婆生气。每次和婆婆抢着干家务,婆婆总会说;“你工作那么辛苦,去多睡一会儿。”不知为什么,刚刚还感到困乏的倦意顿时一扫而光。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独自上班这么多年,习惯了独来独往无人问津已司空见惯,和婆婆居住的这段时间,总有一种久违的母爱让我感到鼻子酸酸地、涩涩的、浓浓的,因忙碌而疏淡了离世的母亲音容笑貌总在我眼前浮现回荡。我上白班下班都在十点左右,尤其是冬季,天早早就黑了,只要我下班走向回家的门,一片漆黑的楼房只有婆婆家窗户一豆孤单的灯泛着橘红的光晕,只要看到那点光晕,我的心里总会感到很温暖很幸福,迈着轻盈的脚步上楼,小心翼翼开锁、推门、轻轻地关上门,还是弄出一点点响动,但未影响鼾声如雷的公公,婆婆总会发柔声的问,下班了,灶上给你留的饭,还热着,你吃一点。怕吵着公公,我尽量压低声音用鼻腔回答“嗯”。听同事说;晚上吃饭易发胖,尽管婆婆雷打不动天天为我备饭,每次我都是原封不动从大锅转到小盆再转移到冰箱里。

冬天的一个傍晚,天气出奇的冷,不一会儿便飘起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大雪遮掩了整个世界,放眼四望满眼皆白,我乘坐着像蜗牛般慢吞吞的通勤车下班回家,快到市区的一段路正在抢修,车只好打道回府从另一条路通过,这就延长了回家时间,对我来说也习惯了,反正早回、迟回家一会儿都无所谓。等我下车后,远远地看到路灯下互相搀扶的一对老人在路灯下蹒跚行走,不时张望,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身上披了一层白,像一尊雕塑,等我走近才认出是公婆,看见我的一刹那,婆婆欣喜不已,高声大呼:“凤娟,才下班,咋这么晚,可把我和你爹等的着急,趴在窗上看不清,只好就在路上等”。公公脱下他的大衣不容分说披在我的身上,我不知道他们在外到底等我多长时间,但从他们落满厚厚一层雪的身上,我估计有一小时了。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在工作中,我是多么卑微,在亲情上,我又是多么骄傲。

原来,我每天晚十点下班,公婆都一直在等我,只是怕我内疚,在我回来时他们就睡下,公公的“鼾声”还那么响,锅里的饭菜还冒着热气,那一天,我不管不顾,大口大口吃着婆婆为我留的辣子鸡和土豆丝,一点也没剩,只感觉好久没有吃过这样香喷喷的饭菜了。

等我的新房装修好后,我怎么也舍不得搬出公婆的巢,尽管我的住房很宽敞、很漂亮、也很华丽,搬家的那天,婆婆还偷偷抹眼泪呢。

其实,我家的楼房离婆婆家也就六七分钟的路程,每到休息日,我就备好饭菜,打电话让公婆过来一起吃,有时,公婆就留宿在我家。有一次,吃过午饭的公公小憩一会儿,就出门闲逛去了,直到晚上也不见过来,打电话过去,公公说他累了,晚上就不过来了,我顺口问一声,我妈不回去行吗?公公说;没事。在放下电话的一瞬,我看到婆婆脸上写满失望和不安,老公也安慰婆婆,我爹不来算了,你今天就住在这里。婆婆只是默默地点点头,但我明显感到婆婆有些焦操不安,一会儿走到前阳台窗看看,一会儿又趴在后阳台窗瞧瞧,夜色越来越昏暗,婆婆的神情越来越焦灼,于是我试探性问了一声,我爹有心脏病,必须有人照顾,要不我送你回去。话一出口,婆婆立刻目露亮光,神色欣喜,拿起衣服就要出门,老公颇有不悦,一个劲责怪我,婆婆说;“还是媳妇心细,能理解人。”

送走婆婆回家的路上,老公说;还以为你让妈回家她老人家不高兴呢,没想到妈是那样欣喜。我对老公说;当儿女的顺就是孝,父母共同经历了人生风风雨雨五十多年,相濡以沫,耳鬓厮磨,养儿育女,共同撑起了一个家,他们就像人身上的两条腿和两个胳膊,缺一不可,做儿女的千万别忽视他们的感情轻易将他们拆散。

现在,婆婆的身体越来越差,住院次数递增,每次婆婆总会叮嘱公公,自己的病无大碍,别惊动儿女,让他们安心上班。公公遵守婆婆嘱咐,承担起照顾婆婆的一切,端水、接尿、送饭、洗衣,公公乐此不疲风雨无阻。

那次,出院后的婆婆身体很虚弱,在我们催促下躺下休息,一会儿就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我们才围在客厅和公公说话,说实话,婆婆这几年的病也磨去公公曾有的棱角,两个人似乎换了当初的角色,被疾病所困的婆婆心情不好冲公公发点小怨言小脾气,公公像当年的婆婆一样只是呵呵笑两声。此时的公公端坐在沙发里一脸凄然、目光浑浊、语调悲戚的说;你妈怕是活不过今年了,你妈要走了,我也活不下去了。.那一刻,我们三个媳妇、姑姐、小姨都黯然落泪。

平淡铸就真情,真情创造奇迹。在公公日复一日无微不至精心护理下,被确诊为卧床不起的婆婆竟能颤巍巍走下床、走出门、走进花园,坐在明媚阳光下赏花听曲,看燕飞蜂舞,只是身边少不了公公的保驾护航,公公像婆婆的一把伞、一根拐杖、一片阴凉。

每次看着夕阳西下公婆相扶相搀蹒跚行走在回家路上,我的心里五味杂陈,酸甜交织,从公婆的身影里,我读懂了什么是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什么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我们将一如公婆一样相扶相搀走好人生路。(文/简演)

上一篇:

下一篇: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推荐阅读
网络现金网  |   现金网  |  现金网注册  |  现金网百家乐  |  
Copyright © 2018 现金网注册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现金网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