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 当前位置: 经典文章 > 文章

最压抑故事:十年时间,我和我亲哥哥的共同秘密(7)

时间:2018-05-15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我姐终于说话了,她说,你哥字真难看,不过有的地方还算有点小聪明。我二哥同意地说,我看这可不止小聪明啊,我要是早看到这些就好了,为什么好东西总是落不到真正需要它的人身上,说完幽怨地瞪了我一眼。

我看他们都已经发表完意见,认为自己应该可以提问了,准备问我那些问题,不过显然我大姐还有更多想法需要阐述,她看了我一眼,说,你在学校肯定总是被欺负吧。这是一句肯定句。我不情愿地点点头,并问她怎么知道。

最压抑故事:十年时间,我和我亲哥哥的共同秘密(7)

她吃了一块饼干,又喝了我倒的水,看你那死样就知道,她说,以前我们班那些被欺负到死的家伙都是你这副死样,不过还算你有点自尊,知道求我跟你二哥帮帮你,没我想得那么笨啊。

我不知该如何作答,大姐似乎还是像以前一样讨厌啊。突然我二哥说了一句,这又是什么?

他指给我们看,在一行公式解出来的题后面,写了一句话,小虫死了,我也死了。

我们面面相觑,一时都没能理解,然后我姐试探地对我二哥说,这是自己编的记忆顺口溜?或者一句暗号?二哥摸着自己的下巴,不会吧,感觉跟上面的公式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我喝着水,感觉已经没我什么事了,他们俩已经不会再管我了,完全沉迷在看我哥笔记本的琢磨之中。我姐和二哥开始一页一页地翻,时不时会发现一句令人费解的话,例如,夜里的小虫一直在飞。木头味好闻。四点半令人恶心。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隐约觉得这也许是属于我哥的隐私,有点后悔给他们看。更令人不舒服的是,我渐渐开始能知道那些破碎的只言片语,大约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了。那些话里多次出现了夜里,小虫,还有一些听上去像是心里独白,例如,里面哭,外面笑。

直到我听到我大姐念了一句,白裙子更好看。她不屑地对我二哥说,这小子真是个变态。只有我知道,有一年我妈给我和她各买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但是后来我妈嫌小孩子穿白的不热闹,就给我换成大红的了,他说的是这件事吗?

还有一句,明天回来,明早把鱼解冻。我再也不想听下去了,我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估计他们的感受也跟我一样吧,二哥把笔记放下来,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大姐面色不善地吃着饼干,一边紧紧盯着我。我被看得有些难受,就请她专心吃,不要看我。

她开始问我学校的事,问同学是如何欺负我的。我说我不想说这个,你教教我功课不行吗。她不予理睬,说把她想知道的事告诉她了再学不迟。二哥来了,把椅子拉近我的身边,他也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要我说说在学校是如何被欺负的。

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这并不是什么很令人愉快的话题,但我深知道这两位的性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也许贯穿了他们生命的始终。我把学校发生的一些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说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挖苦我,讽刺我,在一切需要组成团队的活动中孤立我,并以各种名义在老师面前诋毁我。

我说了很多很多,以往的那些怨气,那些不愉快,我心里的那些不平衡,我似乎找到了一个出口,我越说越气愤,他们俩一声不吭地看着我。直到我觉得口干舌燥,拿起面前的水一饮而尽,二哥很不愉快地指明那是他的水。我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心想你们快点嘲笑我吧,这不就是你们全部想做的事吗。

我姐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块饼干,仍贯穿始终地评价了一句,从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饼干,噎死我了,你,她指着我,去给我倒杯水来,不要太烫。

我倒了三杯水,温的,他们俩都抱着手,翘着二郎腿等着我。

我姐突然发话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可怜啊?

我低着头喝了口水,不说话。二哥发出了啧啧的声音,我们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妹啊,从老大到阿美,哪个不是学校的尖子,老师的宠儿,你小时候是不是毒奶粉喝多了啊,离谱啊简直。

我刚想反驳,就被我大姐打断,你以为自己很可怜?你知道全世界有多少像你这么大的女人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了?而她们的小孩会因为没有饭吃活活饿死,懂吗?你知道有多少人一生下来就先天残疾,他们从生到死都只为能跟你这样的人拥有平等的机会?如果你是生在二战时期的犹太人后裔,你会无缘无故的在街上被人活活打死,不说远的,你要是早生几十年,什么也不用干,光凭你爸妈的身份你就永远也别想翻身了,更不用说上学,要是再早一点,某一天早上也许就会有一群日本人冲进来把你轮奸然后杀了你全家。

上一篇:高情商的人是如何处理情绪的

下一篇:你嘴巴这么毒,心里一定很苦吧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北京赛车实力群  |  北京赛车计划群  |  北京赛车pk10  |  
Copyright ©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