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随笔 > 文章

地图上的牵挂

时间:2018-05-15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挂念一个人,从关心天气预报开始,想念一个人,从墙上的地图开始。

冬天在你不注意中悄悄来临,微霜遍地带来了些许寒冷。很多树木都掉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树干顿显得清瘦了许多。几只寒鸦的窝孤单单的挂在枝头,摇晃着守着时光和日子安逸地生存着。虽是凋零的季节叶落满地,可地里的小麦依旧青绿葱葱,默默的生长着,给平原的冬天带来生气。院里的梧桐已掉光硕叶,但它并不甘寂寞,总在凋零时节孕育春天花的骨朵,一串串的棕色苞蕾迎风傲雪耐寒耐霜耐风雪,在冬天顽强孕育生长,早春二三月就会怒放盛开,紫色的喇叭状花便一串串的依次开放,煞是好看微香。冬天来的理所当然,我却愿醉在秋的温热中,把往事静静怀想。

我讨厌敷衍的微笑,它让我伤口疼。每个夜晚就习惯守候在电话机旁,因为我的亲人都分散在祖国各地,每次能接到他们的一会电话心里就高兴就会忘记孤苦。同时当知道他们平安的消息时才是放得下心,睡得好安稳觉。人的一生有很多爱就在身边,只是你不曾留意,别以为享受每一种爱都是理所当然,生死相随的激情有一天也会变淡,爱需要互相扶持互相温暖互相牵挂互相给与,只有你珍惜了懂得了记下了,那么幸福就不会离开,就在相濡以沫的平凡日子里相随相守。

昨天是一个不眠之夜,心口狠狠地疼了一次,只好拿出最珍贵的青春岁月为自己疗伤医痛。其实遗忘是一种甘醇的祝福,转身是一种清醒的爱恋。往事不再姹紫嫣红,我只愿你看见完美的我。可惜美丽穿过春天已经悄悄溜走。我不由嗤鼻一笑,遗留下的空白逐渐暗淡,我不想在荒芜的记忆中寻觅写下另一个伏笔。疼痛不再上升,一切都与幸福无关。

有时静下心来也会问自己,什么是幸福?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住好的就是幸福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有一种幸福很简单,亲人的笑脸朋友的开心就是幸福;看见花开了草绿了也是幸福;在电话旁的守望是幸福;给你端一杯暖茶做好一顿饭有人关心也是幸福。其实幸福就在身边,就在每一个你不注意的细节里。

一到夜晚来临,每天的天气预报也是我必看的节目,哪怕是忙秋忙种的只要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机,看卫星云图,看天气预报,每次看到分散的家人所在地是个晴天时,我的心情就是晴天。看到他们的所在地阴天下雨刮风结冰时我的心会跟着失落,也会备曾几分惦念。然后就是赶紧打电话询问和唠叨。

老公出门打工远在新疆,而且是新疆的最南部边界地区,听说那里经常发生暴乱,电视上也经常播放一些暴乱组织格斗厮杀,而且天气忽冷忽热的最不正常,所以我最担心的就是他。有时老公会烦,他嫌我多管,总说我操心不怕老,再唠叨你也在跟前陪着,冷不冷的你知道啊?再说了,你唠叨当啥事?俺一个大人家还不知道吗?以后少操心,见天地不少搭电话费。瞧瞧,俺这老公不懂得好赖,有时我生气了,好几天不打电话询问冷暖。可一看到天气预报里说他那里是坏天气时还是忍不住地摸起来手机,急不可耐地打了过去,自然很多时候还是引来一顿不耐烦的呢喃,我把老公的不耐烦推搡我的话称作呢喃,真的,我们就是这个样子。每次听见他的声音哪怕是一声怒吼急躁心里也踏实也温暖。毕竟,他是平安的。

再有最让我牵挂的就是儿子,儿子远在祁连山处戈壁滩,和沙漠相连,那里终年刮风,气候干燥,所在的连队训练基地几乎寸草不生,清一色的远天,石头,光秃秃的山脉。那里昼夜温差大,冬季的白天还是艳阳高照,温和晴暖。晚上站岗就得穿上棉大衣,棉鞋,戴上棉帽子也会觉得冷。而夏天又会异常的闷热,连风都是热风。儿子就在那样的环境里当兵,用他的青春年华守卫着祖国的西大门。对于他我的惦念超过了爱人,即使是每天都看天气预报知道儿子的驻地是冷还是暖,但也没办法给他打电话问寒问暖。只能等到星期天儿子挂来一次难得的电话时,总是先问他冷不冷?热不热?训练没受伤吧?每次都是当我唠叨完了儿子才开始询问我和家里的情况,每次我都是等儿子笑嘻嘻地撒娇完了,我才放下心来,有时儿子也会说,老妈真烦,这样唠唠叨叨的到老了还不一定变成啥样呢?都烦误你咋办?我笑,烦就烦呗,你还能把老妈赶出家门不成?这种愠怒很幸福。这样的牵挂真的很幸福,亲人在远方,远方就有我的目光跟随。

我是个最耐寂寞的人,因为这些年我都是在寂寞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春秋。以前寂寞的时候有儿女陪在身边,依依呀呀的和我说着只有母亲能听懂的话语,现在他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归宿离开了家,家里剩下的还是我一个人。为了日子过得更好老公依旧打工在外,常年的流汗他乡,辛辛苦苦支撑着这个温暖的小家。所以我就成了家的中心,每一天都守候在电话旁,等侯来自远方的亲人们电话,我在家里很好他们快乐,他们在外平安,我放心。

我家的墙上有一个地图,那张地图被我用红油笔圈了又圈。从那张地图上我知道了新疆的喀什在哪。知道了宁夏的银川在哪。知道了上海在哪。知道了广东的惠州在哪。还有我的家乡黑河在哪。这些地方我不用费力就可以找到,因为我经常趴在地图上用手指点,这些地方都有我牵挂的亲人,也是这些亲人一直在牵挂着我。

说起看地图,我经常想起父亲活着的时候。那些年,我的日子不算太好,甚至可以说入不敷出,艰难羞涩。儿子和女儿都上学,每一年去除他们俩的学习费用,家里也是所剩无几。我一个农村妇女一年到头也就是在家里喂个猪,喂个牛的填补家用,没有能力挣钱。而一家四口的花费都是靠老公一个人打工养家,即使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也剩不下钱,就这样困难的日子过了好多年,每年的年底都舍不得给东北的老爸寄很多钱,不寄钱心里还过意不去,也只好狠狠心打过去二百。两三年不舍得回一次家,很想年迈的父亲,但那来回几百元的路费着实不舍得。总说有捐给铁道的钱还不如给父亲邮去呢。

即使回趟老家,还没有亲够呢,父亲就会催促我回来,他总说你来看看就行了,家里一摊子事离不开你。每一次看着父亲越来越憔悴越来越苍老的面容,我会心酸一阵子,然后在父亲的转身背影里踏实回家的火车,我从没想过太多,知道父亲很好知道有哥哥在我就不操心不挂念,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从没体会父亲的眷恋和不舍。是我太粗心了,我把心血都倾注在儿女身上,倾注在家的日子里,多少年来忽略了对父亲的那份关爱和爱护,可父亲从没提起,我却很不安,想想那时真傻。

母亲走的早,父亲都是和哥嫂在一起生活。后来有一次回家,十几岁的侄子围着我说,大姑,俺爷可能了,这么大岁数了眼睛不花,他会看地图,他能在地图上指出你的家,他总指着地图说给我:你看你大姑离家里多近啊?还不到一拇指宽。你说,俺爷哪知道啊?那一拇指宽就是几千里啊。侄子眨着小眼睛没完没了:俺爷还每天都喜欢看天气预报,有时他还会嘟嘟囔囔地和我说;你大姑那里下雨了,你大姑那里有大暴雪,你大姑那里也零下了,你大姑那里比咱家里暖和多了。大姑,你说我爷是不是想你啊?听了侄子的话,我的眼泪已经流满了腮。我‘嗯嗯’地点着头,和侄子说,你爷想我从不说啊?侄子说:爷把话都放在心里,每晚看完天预报就睡觉去,其实俺爷可想你了。

我哭了,哭的伤心欲绝,我早已为人母,只知道心疼儿女却忽略了对父亲的呵护,那份愧疚是一生都不能原谅的。沉默寡言的父亲在前年带着对女儿的思念走了,他把牵挂放在了每晚的天气预报上,家里的中国地图上。每次打电话都说很好,从不和我说想念,让我别挂着。现在想起来我的心还是酸酸的疼疼的,父亲老了,撇下牵挂走了。而我想明白了相对父亲做些补偿时却晚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将陪伴我忏悔一生。

如今,我的亲人都在远方,我和父亲一样,把默默地牵挂停留在地图上,停滞在每晚的天气预报上。可怜天下父母心,年轻的儿女还不懂得父母的心,不懂得父母的牵挂,等有一天他们做了父母时就会懂得了我的牵挂。

家里的这一张地图曾无数次吸引着我的目光,曾无数次敲击我的心脏。对于故乡的亲人来说,我是个流落异乡的游子。对于我的爱人和儿女来说,我是一个家的中心。有我在,他们放心。有他们在,我幸福。(文/雪落黄河边)

上一篇:咖啡苦也甜

下一篇:阳春三月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北京赛车实力群  |  北京赛车计划群  |  北京赛车pk10  |  
Copyright ©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