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人物周刊 > 文章 当前位置: 人物周刊 > 文章

俞飞鸿:我没有爱情,我仍可以活得很开心

时间:2018-05-15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随着电视剧《大丈夫》的热播,阔别观众视线一段时间的俞飞鸿,再次吸引了大家的关注。采访当日,俞飞鸿在“艺人新媒体指数”排行榜中,与金秀贤、全智贤位居前三名,她排在第二位。而戏里俞飞鸿扮演的顾晓岩,因爱上了比自己小9岁的男友,而引发的姐弟恋更成了时下热议的话题。

这个戏,也让很多人惊呼俞飞鸿为防腐剂美女,加之她低调的行事风格和鲜明的个性,“女神”之称不胫而走。

不是女神是女神经

俞飞鸿拍戏的量不多,曝光度也不高。但也许正是因为她这种距离感加上她独有的美,才被冠以“女神”。

摄影师的镜头前,俞飞鸿并不是那种气场强大的女明星,用人淡如菊形容她更贴切。而镜头下,她的穿着也很不“女神”,自然随意,是她最喜欢的装扮。走进摄影棚的她,衬衫搭配短款牛仔外套,清爽帅气。

年龄长一点的人,对俞飞鸿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牵手》中的“王纯”,这可能是国内电视剧中第一个不怎么遭人恨的“第三者”。年纪小的人对俞飞鸿在《小李飞刀》中扮演的空灵脱俗的“惊鸿仙子”的印象挥之不去。

曾问一位男性朋友怎么评价俞飞鸿的美。他说“很仙儿,有点冷,可望不可及。”把这个评价告诉俞飞鸿,她笑,称自己是有点慢热,但并不太冷。对于不绝于耳的“女神”之称,她更有些莫名,“我的朋友说我女神经病多一些”。

“如果被别人经常叫女神,会让你戴上‘面具’吗?”“那倒也不会,我相信人家也都是好意嘛,表达对你的一种喜欢。我不会太在意这些称谓,我清醒知道自己的优点和缺点。”

俞飞鸿的眼睛明亮且澄净。通常看一个人的眼睛能看到她的内心。她点头,“我觉得保持心灵的干净和简单,是我一生努力去做的,是我比美容更在意的地方。”

不管怎样,俞飞鸿特有的美一直是大家讨论的话题。问她从小就常听到这种夸奖吗?她淡淡一笑,“就是不太近的人可能会夸几句。但是父母及家人,从来没有在长相上对我有过什么评论,也许父母有意漠视这些。在他们看来,外在的东西没有什么是可以拿来自得的,除非是你通过自己努力而获得的成果,才值得骄傲”。虽然被许多人封为女神,但是女神身边的朋友们是这样称呼她的——“飞哥”,因为她的行事风格跟外表反差很大,果断、干脆,说做就做。

因为曝光率不高,俞飞鸿给人的印象很神秘。问她不拍戏的时候都做些什么?她脱口而出就是“闲呆着”。

“睡到自然醒,然后起床看看书,上上网,看看电影,就是这种很普通的生活,重要的是你要去感受。”

她的闺蜜中有许多是作家,加之俞飞鸿之前写过剧本,感觉上她平时也会写些东西。但她摇头,称“写的不多,偶尔遇到很有趣的事,才会写一点。”

与大多数明星不同,俞飞鸿没有开博客、微博,微信也从不发朋友圈,“你是觉得麻烦还是不喜欢?”

“我是一个不太会用语言表达自己的人,所以我没有那么多话语要说,我喜欢自己偷偷的去感受。偶尔看看我的朋友们说些什么,觉得蛮有趣的。”

“你表达感受的方式是什么?”

“演戏!这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东西我就演出来……”

她说,她喜欢在有限的空间里去表达无限的情感。

如果我这一生没有结婚,也不会悲哀

Q=《北京青年》周刊

A=俞飞鸿

Q:在《大丈夫》里你扮演的顾晓岩引发了一段姐弟恋,生活中你可以接受姐弟恋吗?

A:人在成长过程中会有一个变化,我年龄小一点的时候,完全不能接受姐弟恋,但是慢慢成长之后,我觉得其实不用刻意去给自己划定界限,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自己就会把你之前划定的界限全部打破,比如我说我不会爱上一个比我长十岁的人,可是现实的情况中我可能偏偏就爱上一个长我十一岁的人,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去划定界限。生活给我什么,到了哪个人生阶段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人能让我动心,我都会坦然面对。

Q:就是年龄不是你在寻找另一半时,顾及的一个因素?

A:我不会把年龄作为放在前面考虑的一个因素。

Q:你放在前面要考虑的有哪些?

A:我觉得我更看中一个人的性情,我曾经问过我的父亲,问他希望我和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年龄多大,比我大好还是比我小好等等这些问题,我父亲说首先他一定要善良,其次他要孝顺,然后他要懂得感恩,其他都不重要。我觉得我很同意我父亲的话,而且我现在也是这样来判断一个人适不适合我的。

Q:因为你的容貌、才华、家境都很优越,这会不会给喜欢自己的男性设了一道门槛?

A:应该不会吧,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连对自己的感情都没有自信,那么我要怎么和他在一起。如果要考虑那么多,就不止这一个门槛了,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很简单,有感情是最重要的,没有必要去顾虑那么多。

Q:感觉在情感上你的气场比较强大,所以你的另一半一定要足够自信才可以。

A:我觉得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足够自信,否则好多事情都做不好,甚至不能坦然地面对生活。

Q:以你的体会,不同年龄段对情感的态度会有所不同吗?

A:会有变化,但是我一直坚持自己的信条,这个信条是不变的。同时,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在逐渐开阔。

Q:当我们年轻的时候可以为爱情而爱情,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为婚姻而婚姻,你会如此吗?

A:我不会。我觉得对于爱情我们不要夸大它,也不要放弃它,有时候我们把爱情抬得太高了,其实一个人的人生不是只有爱情才可以充实你,人生很长但是也很短,人生中除去爱情,还有亲情,还有友情,所以我不会把爱情看得那么重,但我也不会放弃爱情,我觉得这是对爱情最简单、最纯真的一种态度。

Q:我经常听我的女性朋友说,哎呀,我没有爱情是活不了的!你可以做到吗?

A:我可以做到,没有爱情我仍然可以活得很开心。

Q:印象中你说过你父母的感情一直很好,这一点他们是你的榜样吧?

A:我的父母可以说是相濡以沫度过了许多日子。虽然他们也吵架,但是感情真是越吵越好。或许他们这根本不是吵架,只是斗嘴罢了,尤其到了现在的年纪,就像小孩一样,我常常会帮着妈妈跟爸爸斗嘴,但是我们都向着妈妈的时候,妈妈又会反过来站在爸爸那头,跟我们说你们不能这么跟爸爸说话。我们家是那种特别欢乐融融的家庭,家庭环境也比较自由,大家在家里没有什么压力,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以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意愿,父母不会给我们任何压力。

Q:包括他们现在也不会催你,说赶紧找男朋友赶紧成家吧。

A:他们放弃了。我觉得他们还是想要催我的,毕竟是中国传统家庭的父母,但是他们还是比较开明,比较宽容的父母,所以放弃了。

Q:你现在还没有情感归宿,不代表你对婚姻有恐惧吧?

A:我不会对婚姻有恐惧,我觉得我能坦然面对,但是我也不会去给自己设定某些条条框框,比如我一定要在什么时候结婚,一定要什么时候生孩子,我觉得这样做我会失去自由,我喜欢那种自然的状态,不管什么时候顺其自然,如果某一天我结婚了,我会很努力地经营我的婚姻,如果我这一生没有结婚,我也不会悲哀,这就是我的人生态度。

Q:其实很多人都这么想过,但未必能做到,所以能做到的人挺让人羡慕的。

A:我一直秉承着这种信念,过得自然,过得坦荡,自己寻找自己的快乐,我觉得不能靠别人的施舍和给予获得快乐,快乐是自己一点一滴去寻找和发现的。

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一种精神的自由

Q:你的个性跟你的星座很契合,一般摩羯座的人都比较轴比较坚持,想做一件事就不会放弃。

A:我不太了解星座,但是你说的这些特质,我觉得我身上都有。但凡一件事,我决定做了,就会不惜代价地去做,尽到我最后一分力。

Q:你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留校做了老师,但工作一年后,你就选择去美国留学,很多人不太理解你这个举动,多好一个工作啊,怎么说放弃就放弃?

A: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想锻炼自己去独立生活一段时间,到一个非常陌生的环境里,去探视自己的底线。

Q:因为工作直接关系生存,所以别人有勇气,也未必能把它变成现实。你没这方面的顾虑?

A:当时因为年轻就没想那么多,其实电影学院的女生条件和机会都会比男生好一些,上学的时候就开始接很多广告和拍戏的工作,所以毕业的时候自己也有些积蓄了,不会太愁生存的问题,而且我也不是会思前顾后的人。

Q:如果像现在这个阶段,会不会还有当时的果断?

A:那完全是年轻时的勇气,可能到这个阶段就会有一些顾虑,或者是有一些思考,所以当时就怕自己以后没有那样的勇气去做,于是就做了那样一个决定。

Q:其实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就是说人的一生一定要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你当时做的决定,父母会支持吗?

A:父母对于我去学习的这个想法是很支持的。他们在我生命中从来不是拖后腿的,他们很通情达理。他们一直很注重培养我独立思考的能力,让我对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各种现象有自己独立面对和思考的习惯,所以对于我做的决定,他们会指出他们的担忧,并且告诉我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不管将来有什么样的后果,都要自己承担,如果你有信心可以承担,那你就去做。

Q:在美国的三年,最难的是什么?

A:最难的是刚刚到美国的半年,其实去之前也听去过的人说过,半年是个坎,那个时候会特别想家。那时候我就知道很多事情如果自己不去经历的话,很难有切身的体会。那跟我去电影学院上学真的完全不一样,因为在北京上学的时候,我的周围也都是中国人,每年寒暑假都能回家,就不会觉得那么遥远,可是到美国半年之后突然特别想回来。

Q:这个坎后来怎么过的?

A:熬过去的。

Q:很多人觉得在国外最难的可能是生活的压力?

A:其实不是,更多的是心理上和心智上的一种成长和体会,我觉得如果我不去经历那些,可能很难体会到别人说的那种特别想家的感觉。

Q:熬过后最大的获得是什么?

A:我觉得我更坚强了,我当时很想放弃,但是我觉得半年时间我还没有完成我对自己的锻炼,语言也没有学扎实,我当初想得到的成果还没有实现,所以就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熬过那一段时间以后,就觉得自己变得强大了很多。

Q:你原打算呆多久?

A:原定的时间也差不多两三年,首先想的是把语言学扎实了。(没有语言障碍,是一种特别自由的感觉吧?)其实这也是迈向心灵自由的一小步,我觉得学会一种世界性的语言,确实能让我感觉精神上、心灵上更加自由,比如说我去旅行的时候,不用担心看不懂标语,不用担心没办法跟别人问路。语言上过关了,我就可以去更多的陌生的地方去看看去走走,这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

Q:所以你经常会有说走就走的旅行。旅行你通常喜欢一个人还是跟朋友一起?

A:有时候朋友可能并不能像你这样,拎起包说走就走,那我就自己去。有一次我们闺蜜几个约好去吴哥窟,可真到出发的时候,好多人就退缩,都说自己有事,我当时就没管他们去不去,自己去了,自己买了票,我觉得是我学习的时候的收获,让我能享受这种精神上的自由。

Q:旅行给予你的是什么?

A:旅行让我觉得世界很大,让我学会心胸开阔,让我想要去了解更多,如果我是井底之蛙,我就永远看不到更大的天空,所以要让自己有更开阔的眼界,去了解不同的文化,去看不同的风景,我觉得这样我的心才会越来越大。

Q:状态可能也会越来越好。

A:状态会越来越平和,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不同,有很多种方式,有很多种不同的人生,会感觉自己的烦恼其实不算什么,自己会变得很渺小,所以我的眼里不会只有我自己,眼界越开阔,就越觉得自己渺小,心态也就会越来越平和。

我觉得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什么

Q:人生充满偶然,因为《牵手》的热播,让更多的观众认识了你。要是别人的话一定趁热打铁,进而各种高调亮相,但你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工作和生活……

A:我就是这种性格的人,我曾经试图尝试改变自己这种性格,因为当时我也在想是不是自己不够努力,但是尝试了之后,我就觉得很别扭,然后我就知道我做不了那样的事,做不了那样的人,那么我就做自己就好了,这样是我最自在的生活状态。

Q:不怕曝光率低了,被大家遗忘了。

A:忘了也无所谓,我不认为我有什么是非得要别人记住的,这只是我的一份工作,我善待它,至于别人是不是记得我,是不是欣赏我,是不是接受我,这都是别人要决定的,不是我能决定的,何苦让这些过多的影响我呢?

Q:多拍戏赚的钱也会多呀,你对物质的欲望是怎样?

A:多少才是多呢?多少才是足够呢?对我来说,衣食无忧就可以,我没有特别大的一个欲望,我觉得过于在意钱财会让我很累,一个人如果欲望过多,会特别痛苦,永远觉得自己达不到,我不想把自己的人生搞得那么累。

Q:为了你的导演处女作《爱有来生》,你前后准备了十年。但如果从投入和回报的性价比看,这件事并不划算……

A:我总做不划算的事,但是我觉得我精神上收获很大,这种收获可能别人看不到,只有我自己能体会到,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很值得的事情。我算投入和回报的比率的方式跟别人不太一样,我会算我精神上的收获,我觉得那种收获是无价的。其实我在拍《爱有来生》的那几年比我前几年更忙碌,但是那几年也是我最充实的几年。因为我觉得我在创造,当你觉得自己在创造某种东西的时候,把一个东西从没有到用你的努力把它慢慢完成,这种成就感是很大的。

Q:这种成就感,尤其是走过一段回头看的时候才会发现。

A:在整个过程中,我有很多意外的收获,对我自己的性格和成长也有很大的帮助,我把很多要花十年,或者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才能够体会到的,浓缩在这个几年里去经历了。

Q:这个过程中,会让你学会一些妥协吗?

A:会啊,我最不明智的一点就是我想要跟老天爷对抗的这种想法,比如下雨了,我就等,可是你没办法扛过老天爷,一下下了一个月,我们就等了一个月,这是很难得的锻炼,一种心智上的锻炼。

Q:这是在戏里学妥协,戏外呢,比如对生活或情感也学会一些妥协了吗?

A:我觉得这是两码事,生活上我是很随意的,生活和工作上我都不会刻意去设定目标,就让它自由地发生,接受所有生命带给你的惊喜,无论是发生什么,坦然地去面对,去接受。

Q:包括下一部要导演的作品,现在也没有目标吗?

A:没有。(还想做吗?)随缘吧,如果我看到特别想做的故事,我就去做,不会因为我之前做过,而犹豫我是不是还要拍一个,也不用去想距离我上一部作品已经隔了好多年了,我要不要再去拍一个,我觉得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什么。

Q:因为你拍戏的节奏比较慢,大家都很好奇,不拍戏的日子你都做些什么?

A:其实生活中好多感悟是需要自己去慢慢感受的,你不给自己这样一个空闲或者机会去感悟的话,你永远体会不到生命中给予你的这种快乐。

Q:你体验的方式有哪些?

A:时不时静下来,跟你亲近的人,跟你的家人一起去感受那种平淡的生活,人总会去追逐自己看不到的,或别人拥有的,其实我们常常忽略了我们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我不想让我的生活这样盲目的流走。

Q:在娱乐圈,你不跟人比,也会被别人比来比去,别人的声音不会左右你吗?

A:我为什么要让他们左右我?人生是自己的,其实我觉得一个行业不见得就只有一种标准,娱乐圈也不一定就要怎么样,人生中充满了选择,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来源/北京青年)

上一篇:江疏影,暗香浮动月黄昏

下一篇:郭小平,艾滋病孩子的“大家长”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北京赛车实力群  |  北京赛车计划群  |  北京赛车pk10  |  
Copyright ©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